德甲

神门第一千零一十五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2020-01-26 09:24: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妖魔两族大军疯了。

就像是饿极了的狼一样,无数的喊杀声响起,所有的军士都拼了命的朝着方正直涌来,前赴后继。

方正直手中的火麟枪不断的刺出,横扫,每一刺,都会带走几名妖魔军士的性命,每一扫,都会让十几名甚至几十名妖魔军士重伤。

这一场疯狂的杀戮。

嘶吼声,惨叫声,怒吼声不断的响起。

地面上,鲜血不断的涌出,汇聚成河,最后,鲜血已经将地面完全染红,整个地面都变成了红色。

而随着方正直与妖魔两族大军的不断厮杀,红色的神树也变得越发的鲜红,一颗一颗果实不断的在树枝上凝结出来。

红色,蓝色,绿色,黑色,白色……

“不……不要再杀了……他们是我……我的族人……”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那是昏迷的云轻舞。

她没有苏醒过来。

但是,云轻舞却仿佛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也许,她只是在做着一场梦,一场被鲜血染红的梦。

方正直的身体颤动了一下。

他的目光看向周围依旧朝着他涌过来的妖魔两族大军,数量实在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片,从那个牢笼的口子涌进来。

似乎……

这是一场对方正直有利的局面。

因为,那个缺口并不大,正是因为如此,每一次冲到方正直面前的妖魔两族军士都并不是特别的多。

为什么南宫木没有完全放开牢笼的口子?

一瞬间,方正直的目光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巨大红色神树,他看到了神树上凝结出来的挂满大树的果实。

而在地上,那些被方正直杀死的妖魔两族军士的尸体正在不断的枯萎,仿佛完全成了神树的养份一样。

“南宫木……”方正直一直都觉得南宫木应该会趁着妖魔两族军士疯狂的时候,灭杀自己才对,可眼前的事实却告诉他,似乎错了。

没有人知道南宫木到底在想什么。

可有一点,方正直却能看得出来,南宫木正在利用他削弱妖魔两族的实力,而且,同时也在不断的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不要再杀了……”云轻舞的声音再次响起,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方正直的手臂,脸上似乎极为痛苦。

“杀啊!”

“杀!”

“……”

妖魔两族军士的长枪再次刺了过来,他们已经疯狂了,根本听不到云轻舞的声音,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方正直,夺回他们的少主云轻舞。

方正直手中的火麟枪直接迎了上去,滔天的火焰,带着万点金芒,将天空都染成了一片金色。

而朝着他冲过来的妖魔两族军士则是被金色的光芒轰飞,一个个的身体撞击在了一起,将牢笼的口子完全堵死。

“嗯?!我没死!”

“居然没事?”

“我挡住了方正直的一枪?!”

撞击在了一起的妖魔两族军士都是一脸的惊讶,因为,他们在冲去的时候,其实心里便有了死的觉悟。

不死?

反而是一种意外。

下意识的,他们想爬起来,可是,却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断裂了一样,根本就无法再动弹。

方正直的目光在这个时候看向了南宫木。

他似乎有些明白,南中木为什么会特意的在牢笼中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目的就是要让他向口子的位置冲。

而与此同时,他则是发动三名神境强者和妖魔两族的军士从口子中不断的进入,围杀方正直。

不错的心计。

如果方正直不能破开红色神树的树枝,那么,他就只能按照南宫木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直到,他或者妖魔两族大军一方被杀光。

到了那个时候,南宫木便可以以“全盛”的姿态,来为妖魔两族大军报仇,并且,一举击杀方正直。

当然了,如果方正直最终被耗死,南宫木也依旧无法谓。

至于抢回去的云轻舞……

方正直相信,以南宫木的手段,有很多种方法来制造意外,并且,还有可能解释云轻舞实际是被方正直给害死。

“坐山观虎斗,一享渔翁之利吗?可惜……”方正直的目光一转,然后,身体也直接朝着后方冲了过去。

“嗯?!想逃?”原本正在红色神树上看着下方厮杀的南宫木,身体也微微一动,无数的红色树枝瞬间从天际落下。

那些树枝并没有要去攻击方正直的意思。

反而是在方正直冲击的方向,瞬间布成了一个巨,一根根红色的树枝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一张血一样。

“南宫木,你挡不住我!”方正直自然是知道南宫木的目的,手中的火麟枪一举,直接便朝着面前的血刺了过去。

“方正直,你不可能破得了神树的防御,放弃吧!”南宫木冰冷的声音响起,显然是对神树的防御充满信心。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瞬间,那一张刚刚布下的血也从中间裂了一个口子,不算太大。

但是,确实是裂开了。

足足有着七八根神树的树枝被方正直一枪刺断。

鲜红的血液,从神树的树枝中流淌出来,滴落在地上,散发着滚烫的热量。

“破开了?!”

“方正直破开了‘仇七大人’树枝的防御!”

“好强!”

妖魔两族大军想冲进来,可是,口子已经被无数重伤不起的妖魔军士堵死,根本无法再冲进牢笼。

“不可能!”南宫木的语气变了,从刚才的冰冷和充满信心,变成不可思议,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而与此同时,他的两只手也开始不断的挥动,无数的树枝再次从天际落下,还有地底下的红色树根。

天际的树枝,还有地面的树根交织在一起。

开成一堵完全由树枝组成的树墙。

单论密集的程度,比起刚才那张血而言,这堵树墙明显要厚上一倍有余,而且,那些树枝都极为粗壮。

“南宫木,你听过《广陵图》吗?”方正直看着面前的红色树墙,抱着云轻舞的手也下意识的紧了紧。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仇七!”南宫木显然是不上当。

“一曲广陵送故人,只缘相生两苍茫……”方正直静静的看了一眼云轻舞,口里发出一声低吟,而接着,他手中的火麟枪也再次捏紧。

“轰隆!”

无数道金色的光芒从方正直的身上涌出,与他头顶上方的轮回之盘形成了一个金银两色的轮回。

银色的光芒从轮回之盘洒落。

金色的光芒再涌入轮回之盘。

这一幕,就如同天与地的交融。

而接着,方正直也动了,没有再看南宫木,直接一枪朝着面前的红色树墙刺了过去,金银两色光芒汇聚,形成一枪晶莹透彻的长枪。

“破!”

“你破不了!”

“轰!”

方正直的身体与长枪一起穿过红色树墙,鲜红的血液爆开,就像是那些被破开的树枝在喷洒着鲜血一样。

而这还没有完。

方正直手中的长枪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一枪刺在牢笼的红色树枝上,将几根树枝完全刺断。

“不……不可能!”南宫木的嘴角在这个时候也溢出一缕鲜血,血红色的眼睛中,血祭图不断的旋转着。

恐怖的血雾从天际落下,覆盖在下方的妖魔两族军士的身上。

“啊!”

“这是什么?!”

“呼吸,我好像呼吸不过来了……”

一声声叫喊声响起,接着,血雾覆盖的那一片足有数百的妖魔两族大军也倒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枯萎。

最终,化为白色的骨粉。

方正直的脚步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他的目光看向神树中露出头和两只手臂的南宫木,又看向地上不断挣扎的妖魔两族军士。

这些并非他的族人。

有一句古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按理而言,方正直并不应该为这些死去的妖魔两族军士们动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拳头却捏得有些发白。

没错。

这些妖魔两族大军并不是人类。

可是,他们也同样是生命,活生生的生命。

方正直想说点什么,可是,他却无法说出来,因为,在刚才,他同样在杀戮,杀戮这些妖魔军士。

一个个生命在他的手中成为了尸体。

冰冷的尸体。

还在地上流淌的血河。

若不是云轻舞开口,他可能会一直样下去……

这一切,都在告诉方正直,他杀的并不比南宫木少多少,就在刚才的对战中,同样有着几百妖魔军士死在了他的枪下。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将功成万骨枯!

方正直的嘴唇咬紧,咬得都有些流血,他并不是一个嗜血杀戮的人,可是,他却已经造成了太多的杀戮。

在南域一战中……

在圣域之中……

在血影城之中……

他的剑,一次又一次带走生命。

这些都不是他想去做的,也不是他想看到的,可是,他却还是做了,他杀了很多的妖和魔,甚至还有人。

战争。

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妖与魔之间的战争,人与妖魔之间的战争……

太多太多的战争。

王朝的建立,妖魔两族的猜忌,还有人与妖魔之间的争斗,都可能造成战争,而这些战争的共同点便是,无一不是尸山骨海,无一不是血流成河。

“为什么一定要发动战争?!”方正直并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他更愿意安安静静的生活,归于平凡。

比如:有一座大大的房子,花不完的金银珠宝,再有几百亩种不完的农田,来上百来个丫环,还有一个温柔又贤淑还做得一手好菜的老婆……

嗯,最好是背靠大山,面朝大海的房子。

方正直心里下意识的又在平凡的生活目标中加了一条,只是,很可惜的是,如此平凡的生活,他却到现在还没有过上。

说好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呢?

骗人的!

都特么的是骗人的!

自己从六岁开始读书,每日苦读,十五岁便参加道典考试,一次又一次夺得道典考试的双榜榜首。

这难道不是一段快意逍遥的“状元成长史”吗?

为什么到了后来,却卷进了王朝夺嫡的争端,而且,甚至还卷入到了大夏与南域的叛乱之事。

到了最后……

人类与妖魔两族的事情也将他拉下了水。

何等苦闷。

这不是方正直要的生活,他只是想平凡。

等一下!

好像想得有点远了。

方正直很快也止住了思维,然后,目光也再次看了一眼怀里的云轻舞和不远处的南宫木:“老子想平凡,怎么就那么难!”

“平凡?”

“他说他要平凡?!”

“什么意思?”

妖魔两族大军听到方正直的话,一个个都是有些莫名其妙,毕竟,他们怎么也没有想明白,方正直怎么突然讲起了平凡。

难道,现在眼前最要紧的事情,不是杀下去吗?

这脑转折也太大了吧!

当然了,无论妖魔两族大军心里有多惊讶,可是,方正直从牢笼中脱离出来,却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没有去问那些血雾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们终究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云轻舞还是他们少主的时候,便定下的规距。

无法更改。

即使,他们的心里对“仇七大人”有着再多的怨恨,可他们的终究还是军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仇七大人”质疑。

所以,他们依旧还是以抢回云轻舞为目的。

而方正直在逃脱牢笼之后……

却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将牢笼团团围住,方正直逃了出来,他们便再也不需要受小小口子的束缚,可以尽情的对方正直出手。

“杀!”

“别让他跑了!”

“抢回少主!”

妖魔两族大军再次飞扑了过来,这一次,他们几乎是全军出击,黑压压的一片,如海浪一样。

“轰隆隆!”地面震动,几乎是在一瞬间,妖魔大军便将方正直完全吞没,连给方正直再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给。

“杀死他!”

“快点杀死他!”

“不要让方正直跑了!”

一个个呼喊声不断的响起,此起彼伏。

双鸭山煤炭总医院怎么样
湘雅二医院怎么样
银川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疗早泄医院
唐山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