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绿野】来自破碎王国的碎片(小说)_a

2020-01-16 13:1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这个传说从未对人讲起。仍有龙出没的时代,故事的结尾还尚未到来,开始呢?在遥远的时光。 “你要赶在最后一艘船离岸前,随高精灵们同去伊兰德洲。带上它。”

“不,我不会独自离开。”女精灵颤抖的双手打开,掌心中银蛇别针的光辉静静燃烧。

“你需要这么做。”精灵王又一次说。然后银发的精灵船工扶着女精灵上了船,灰色的小船很快消失在浓浓硝烟中。莫希莉尔频频回首,只能依稀辨别哈尔珀西孤单的人影,直至不见。但她没有看到一支毒箭射穿他的胸膛,没有看到他倒在春天的草地上,没有看到精灵们最后的胜利,没有看到他安详地睡入虚无大陆的泥土里。

这个传说从未对人讲起。仍有龙出没的时代,故事的结尾还尚未到来,开始呢?在遥远的时光。它发生在虚无大陆和伊兰德洲的两片土地,那里圣贤们的欢乐和悲伤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曾经在虚无大陆创造辉煌的大批高精灵,因为精灵王哈尔珀西与魔族首领交战,放弃打造血银刀剑的机会,乘船漂向充满未知的地方---人类出没的伊兰德洲。在那里,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几千年后的一天,将有一位先知改变他们的命运。

镜中,是她美丽的容颜。半年来奔波的生活中她长高了,体态变得瘦削,肤色苍白的她,头发是明亮的墨色,犹如暗夜的波涛,眼睛则是天空的湛蓝。“Viat中的法莱墨,伊兰德洲的精灵里将会是最典雅的。”她垂下眼睛,年少时睿阿妮特对她的预言在她的记忆中掠过.但当魔影降临在伊兰德时,她渐渐以为精灵的后裔快要失去过去的荣耀,因为妖龙尤勒萨对精灵的迫害,她日渐冷漠,令人感到遥远而不可及,像霜雾覆盖的百合。

“Eda,谢谢你.”她喃喃地说。

面见人王的礼物放在圆桌中央,一条精灵之作的银白绸裙。秘密就在这里。法莱墨想。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发展,她不想让任何人操纵了。

她动身参加女王的加冕礼时太阳已经西沉。侍女带回的消息让她欣慰不已。

“陛下对您的提前贺礼很满意,”侍女毕恭毕敬地说,“她会在晚宴上穿着它。”

城池的街道寂静安详,千年的王者在它的根基上奠定过肉与魂。精灵曾经的伟大被人类夺取了,法莱墨仰望黑色长空,在心中默念。对死亡,我已经没有恐惧。

黑色面纱掩住面容,她拖着长裙,走向灯火辉煌的王塔赛希尔-德芬,走向她梦境中的梦境。

王塔温暖如春,大殿的穹顶闪耀着碎水晶吊灯,横卧大门到王座的紫色地毯上,缀饰着鲜红花瓣,大理石厅堂的中央一座葡萄酒喷泉吸引着来往的访客。

墙上的壁画好陌生.法莱墨在列王遗像旁走过,伊路恩的容颜忽然闯入她的视野,令她大惊失色.那是先祖的样子。壁画讲述了高种精灵飘洋过海,与人类国王西欧-凯斯特成婚的故事。

“精灵王后伊路恩,她仍旧光彩动人。”

“见到您真荣幸,希望您荣泰安康.”法莱墨向索普尔王公深鞠一躬,“想不到您也会对我族的传说感兴趣。”

“在黑夜降临伊兰德洲的时刻,精灵和人类都有缔结同盟的责任。”

“这样说来我们志趣相投。”精灵后裔微笑着回答。

“虽然了解不多,但是远在耐因的古老传说里,人类总以和精灵并肩作战为荣。”

“精灵也不曾忘记自己的血亲。”法莱墨毕恭毕敬地说.

“迎接女王陛下!”门童高呼。

亲王与精灵屈膝恭迎。在他们身边行礼的人臣抬头看看女王陛下,又悄悄看看法莱墨。耐因女王今日尤其动人。二十六年的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金色的卷发帖着小巧的鹅蛋脸,柳眉舒展,碧绿色的眼睛有着长长的睫毛,翘翘的鼻子,涂了胭脂的嘴唇总是浮现一丝冷笑,还有白皙的皮肤凑成她的容貌。法莱墨出现时似乎时间凝固了:她的身上仿佛有着让人安静的力量。在人们回想她的时候,更多是一位可以信赖的向导,一位美丽温柔的女性。

“人王库维雅塔,多年不见.我从遥远的伊兰德海岸带来高精灵的礼物及祝福,还有我本人的效忠。”法莱墨低头轻声说。

“那么我接受你的示好喽。”库维雅塔提起酒红色长裙,漫步在地毯,好让在场所有人都看见她.圣白王座就在大厅尽头。古代列王的石像陈列于大厅两侧,已有上千年的岁月。伊路恩着手搭建的塞西尔-德芬穹顶由无数碎彩琥珀构成,月光穿越它们时地上流淌着晨曦或是暮色的光辉,这时的法莱墨脸上也呈现欢喜的红晕。

她有丽迪亚那边的血统,金色头发和绿眼睛,以及令自凯斯特起就印象深刻的冷傲,她姓地伊兰,毫无疑问。法莱墨认真地看了库维雅塔一会儿,得出这个结论。

埃露登的溪流今何在?富达阿尔的水晶洞今何在?精灵的盟军今何在?杜奈兰辉煌的矿山很快会被烈焰吞没。矮人将背井离乡。

希纳尔叹了口气,转向西方绵延的罗纳西山谷,看着银光点点的大河从春天茂绿的山石间流过。他并不知道,远在山谷的另一边,欧利文的河水带着一个白衣少女缓缓流去,在晨光下涌入赫尔默浅滩的怀抱。

就在英戈维将法莱墨推下深渊的一瞬,远在虚无大陆的盖拉海姆心中遥感到一阵恐惧。

少女长久地躺在岸边,沉静的脸上被晨曦罩上一抹血色,好像恢复了生气。然而这只是瞬间的幻象。她搁在胸前的玉臂依旧苍白而冰冷,两片薄唇依稀吸入清新的晨风。清澈的河水梳理着她的秀发,仿佛对她的生命作着最后的告别。法莱墨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古老世界的回忆。我渴望精灵的命运……希望……能见他最后一面。

一双手将她扶起,轻缓而温柔。

她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英格维和少数大臣都聚集在王道议事台。已是深夜,但天气晴朗,所有人坐在一抹暗影之下,残月的光芒在他们的头顶浮动。因为英格维命令沿浅滩筑起刺针和利刃,波涛汹涌的海浪夹杂着刀光剑影扑岸而来。

“伊兰德海岸还有什么让你们牵挂?精灵之王盖拉海姆的白帆已经驶来,他的军队为我们投下了死亡的阴影。”坐在王座上的英格维说。他的担忧很快得到了回应,王道会议的四周仿佛拾起沉默的寒雾,遮蔽住众人的眼眸。你们想的没错,一些光明的事物正在遥远的国度移动,古老的力量准备向我们发起最后的攻击,精灵之王将在这里升起他的旗帜,建立起一支无可匹敌的军队。即使没有抬头,众人也感到一阵凛冽的目光从额前扫过。

“那么我可以留下,英格维。”

“我知道你在等待什么,海拉尔……那位半精灵需要时间医治她的创伤。她不能同我们一起撤退。”

“如果你麾下的狼人先撤,那么魔影对她的伤害也会有所减轻。”

“狼人会喝干她的血再走。”这也是战争的一部分。

“除非你能让无辜死去的人复活,不然的话,请别妄动杀机。”

“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为什么却听一个半精灵的话呢?”英格维那双乌黑的眼睛转向海拉尔,大臣们隐约感到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变,一股暗流开始蔓延.每个人仿佛看到,这两双对视的眼睛之间传递着较量,随时都会燃烧起来.

看上去,英格维比海拉尔更像一位谋士。他举止优雅,相貌英俊,大权在握,气质冷傲,更接近帝王。然而这些只是表象。人们发觉,在海拉尔的眼中,蕴涵更深的记忆。他拥有更深沉的睿智和更内敛的威严。

最后,英格维先撤回了目光。

“是啊,”他缓缓开口道,“我的力量和她的命运连在一起。她不会支撑太久了。我愿意给她一个机会,让她登上精灵的船队,隐退西方……法莱墨属于盖拉海姆和他的子民。”

“好了,我们继续!”英格维和颜悦色地说.他朝福朗姆将军的座位颔首,“现在说说你的经历和战绩吧,因为战争中的一切都在我关心的范围内,你的话我乐意倾听。”

福朗姆开始谈七天前他出去执行的任务,伤亡的数字。他派到耐因都城的耳目带来的消息,以及在其边境上与精灵发生的冲突。英格维不失时机地向着福朗姆提出尖锐的问题,令将军的内心抑制着隐隐的怒气。时间仿佛随着他的言语越发凝滞,每当他感到焦虑时,便向海拉尔所在的寂静角落看去,然后继续他的汇报。结尾处,他不安地说:“种种迹象表明,人类还没有投靠我们。”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御使安塔那米举杯啜饮葡萄酒,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海拉尔静静沉思,将洞察的事物藏于心底。信使瑟洛忽然对海拉尔前襟的精灵胸针产生了兴趣.英格维只是望着每个大臣的眼睛,并不急于开口。

“……你还可以选择,另一种生命,不再独守黑暗,远离失望,远离战争,远离痛苦。”海拉尔自己的声音回荡,铿锵有力,不容拒绝。跟随盖拉海姆,跟随半精灵隐入西方,去找回属于你的宁静。“这是一个梦,仅此而已。”一枚精致的银蛇别针出现在他手中,法莱墨眼底萦绕着回忆的薄霭,这一切被海拉尔尽收眼底。“它曾是你的……”

“不,它是一件礼物,请带在身边。”少女的纤手轻柔地将他的手覆盖,银蛇别针的光泽黯淡下去。

“黎明来临前,天狼星的光辉不会熄灭,就像我的心。”法莱墨眼中星芒闪耀,从精灵的视角看来,一片风色的火焰正舞动在她的眉心间,令人难以逼视。深夜的西风袭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眺望西方,漫天洁白的月光洒向极远的伊兰德海岸,衬托无垠的黑礁石;滚滚涛声时起时落,如同永别的挽歌。

迷雾重重的平原地带,一个神秘的灰衣人骑着马,走在依稀可辨的小径上。

这一晚,海拉尔彻夜难眠。他梦见黑色的海面上隐约前行着一支船队,它背后虚幻的大陆正在远去。法莱墨的剪影一闪而过。

让她走最安全的路……一艘精灵的灰船在港口停泊……载她走过伊兰德洲的最后一程。

船队的轮廓驶入银色的薄霭,世界一片灰暗,好像就这样过了很多年。他躺在寂寞的来路,四处隐约传来万物兴衰的消息和大地的长久哀怨。最后清晨的冰雨将他的思绪打湿,让海拉尔重拾未完成的使命。

如果经历了种种试炼我还能重返王座,那将是我的命运。

明月的光辉褪却时,灰衣人正策马奔驰,经过前往伊兰德港岸沿途的一列玄武岩石柱,来到魔影笼罩的边境。她放慢速度,缓缓登上一座山坡。今夜的星光模糊不清,法莱墨静静遥望西方。夜色怀抱伊兰德洲的“秘港”,一条穿过古老密林的深河“娜文”,一艘精灵的灰船在河流的出海口停泊.我会在遥远的国度行走,西方之境将使我伤痛痊愈,心旷神怡,但却无所渴望,也无可回忆。虚幻的影象中,法莱墨看到一叶小舟,在晨曦中穿越茫茫大海,它周围的灰雾化作金色的海岸,以及无垠的绿色热土。

再向前一步,就是离开古堡最远的距离。光与影在她的脚下交战,然而半精灵周身的柔光,连最污浊的黑暗也无法遮蔽,那光芒源自深海之眸,她心灵的深井.魔影,已为我的族人带来邪恶。

我的去留对伊兰德都意味着在劫难逃,因为,如果我向往着西方的福泽,屏弃魔影,伊兰德的自由力量将受英格维的奴役,如果退入魔影,对抗即定的命运,或许伊兰德依旧受制于黑暗,但我似乎看到一丝光芒,那不是虚无的光芒。

在她内心有一股交战的力量,就是短暂的一瞬,半精灵法莱墨透视了她的命运,那最后的结局既欢乐,又悲伤。如果从此离开这里,我会终生遗憾。

法莱墨再度对马匹轻声呢喃,于是坐骑载着灰色的身影,如轻烟般消散在铅色的平原上,这一次,不再是可以回归的旅程。不会再有选择了,海拉尔。踏上熟悉的小径时,她忧伤不已.选择已经作出。

船队的轮廓逐渐被灰雾笼罩,他伸出手握了又展,掌心浮现大地深深浅浅的沟壑,银色的光河蜿蜒爬行,朝着无垠的虚空延伸,朝着投落魔影的黑塔延伸,朝着歌舞升平的城池延伸,朝着万物凋零的森林延伸,朝着凛冬肆虐的山脉延伸。

我属于这个世界么?他听见自己遥远而渺小的声音。

盖拉海姆的声音响起,如果你经历万难还会重返这里,那将是你的命运。

世界的动态忽然清晰无比,向东望,信使瑟洛跪在英格维面前透露密报,将军弗朗姆调兵渡过大河塞欧,御使安塔那米静静观望,麾下的狼人按兵不动。

向西望,一队精灵正沿着一条穿越森林的小路走着,绣满兰夏拉落叶的长旗饱饮长风。

向南望,奈因国度的君主与臣民沉湎奢华,恶龙在晨曦洒落的山谷蠢蠢欲动。

向北望,智者在瓦尔达祭坛聚首,他们的目的秘而不宣。

海拉尔正坐在古堡前的一处花园沉思,在一级台阶上,他看到法莱墨向他跑来。海拉尔站起身: “法莱墨!”

“这就是我的选择。Eda,不管你是否愿意,再没有载我去虚无大陆的船了。”

法莱墨的声音渐渐低过一片吹落枯叶的风暴,花园寂静如同无梦之夜。海拉尔深深凝视着法莱墨,缓缓开口道:

“黎明前的希望过去了,历史的车轮将继续转动。五名黑暗骑士已经跨过大河,他们在寻找耐因最后的继承人。黑暗的阴影不久会笼罩这片土地,不过,精灵之女,我预感到,我们将从此分道扬镳,除非那是在一条不归的路。但是,它早在我们相遇在大河欧利文的那一刻便注定了。”

共 1196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诡异离奇的故事情节,细致入微的情景描摹,出乎意料的起承转合,别具一格的语言特色,无不彰显着作者炉火纯青、娴熟老道的文学造诣。文学就是人学,不管是虚幻,还是传奇,抑或是纪实,都隐匿着当代社会的世道人心、风云沧桑。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斗争是美好福祉的源泉,也是人类亘古不变的生命主题。“孤帆影尽,盖拉海姆孤独地目送灰船消失在海的怀抱里,一个人在海岸伫立了好久。后来,从虚无大陆的传说里,有人说盖拉海姆和法莱墨还活着,有人说他们死了。关于高精灵们的最后一点影子,沉落于伊兰德洲的故事中。”最后这一段文字,意味深长,升华主题。似乎更像一颗启明的星辰,让落寞孤独者在残酷冰冷的世界里,依然感受到了蠢蠢涌动的温暖和充满无限生机的生命希望!【编辑林科】

治疗脖子疼的好方法
孩子不爱吃饭吃什么食物好
小孩健脾的药
关节疼痛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