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家电巨头同坐一条船相互博弈走向竞合渐成寡

2019-12-04 18:5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家电巨头同坐一条船 相互博弈走向竞合渐成寡头

让供应商担心的是,分别执掌3大门派的黄光裕、张近东、陈晓走得愈来愈近,在相互之间的博弈和潜规则中走向竞合。“他们其实上了同一条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名家电专家评价他们的关系时说。 商务部“办法”征求意见昨截止 黄光裕、张近东、陈晓同时被推向浪尖 潜规则让家电巨头迈向寡头 同在1艘船上 在相互博弈中走向竞合 在评价这37条明显偏向于约束零售商行动的《办法》时,三人的立场和言论几乎一致,先是极力否认剥削供应商,不会犯规,继而认为《办法》的出台不会影响家电连锁企业的扩大和运营。 这是继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三人面对“狼来了”的论调一致对外后再次集体亮相,只是5年前各自尚偏安一隅,对未来的预期还有诸多不确定性,且位卑言微;而现在三人均把公司做成了全国性连锁,员工总数超过8万,并相继上市融资,个人身价也一夜暴富,加起来超过180亿元人民币(注:根据“2005胡润百富榜”数字,黄光裕以140亿元财富再次蝉联内地首富,张近东身价22亿元排名60位,身价被估为20亿元的陈晓名列第66位),说话中气十足。 黄光裕辩解:“收取供应商费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供应商能保证国美11%-13%的综合毛利,国美就可以不收取任何费用。” 张近东说,拉动销售和扩大市场份额是双方共同的目标

,在这个目标下谈双方投入的资源应该是合理的,不能说是谁剥削谁。 陈晓更是直接地指出,这个《办法》不适应家电连锁,更多的是针对超市和大卖场。“认为向供应商收取费用是家电卖场主要盈利来源的说法是错误的,说这句话的人不了解这个行业。”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国美在北京曝出了“安贞桥商函”事件,上周向数百家供应商发传真,要求制止向苏宁安贞桥旗舰店开业提供促销支持,如果供应商违背了国美给出的8项严禁举措,将被重办———在北京国美31家门店中范围最大的8家门店对其商品进行撤柜处理。 这很容易让人回想起在9月底苏宁上海旗舰店开业之前,上海最大家电零售巨头永乐也曾向供应商连下2道“正告函”,威胁那些为长宁地区非永乐门店提供开业支持的供应商们,将给予至少6倍的“罚款”。也让人想起7月间,苏宁为抵抗永乐入侵南京市场,胁迫上千名供货商从永乐南京店撤出所有促销人员。 作为家电业“食物链”上不可或缺的两端,生产商和零售商的关系本应共存共荣,但现实的情况却是前者式微,后者则借助在地方市场上构成的垄断势力,不断向全国范围扩张,逐渐逼近寡头。 “如果打官司,我们供应商肯定赢,但要是撕破脸皮

,他们肯定封杀我们,不让进场销售,所以我们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自己承受损失。”一名供应商称。 制定游戏潜规则 供应商抱怨利润被盘剥 在今年8月31日,由于青岛海信公司的一名高层不听劝阻

,参加了苏宁电器的一个平板彩电论坛,导致海信彩电被上海国美以8折出售,这位高层的照片还被登在国美的报纸促销广告上;“十一”期间,厦华彩电因支持某家电连锁,部分产品在上海被另一家家电连锁3折兜售,差价货款至今还没有追回。 此前,还出现过某家电连锁进入南京市场时6折销售一些不捧场的供应商的货物,创维彩电深受其害。 一位供应商称,基本控制渠道话语权的家电连锁企业,多年来已制定了诸多潜规则,比如先前国美封杀日立空调,清场格力电器,这都是在给供应商立规矩。 正是由于有这样的潜规则难破,所以即便是商务部出台这1《办法》,仍需要有勇气的供应商站出来挑战零售商。 为此,在11月8日举行的一场上海市场彩电价格走势研讨会上,当永乐抛出要继续降价的观点时

,一些供应商当场坐不住了,“32英寸液晶彩电,仅面板本钱就要600美元,加上其它配件整机本钱在6000元-7000元人民币,而市场上成品零售价已降到7000元-8000元人民币,我们很困惑,不知利润在那里?”夏普代表委宛地说。创维代表则抱怨,本来是针对高端市场的平板彩电,现在几近被盘剥得成为亏损的“重灾区”。 陈晓针对这类“盘剥”说进行反驳,“虽然家电连锁向供应商收取费用,但商品定价还是由供应商自己决定,他们的利润完全能够保证,所以不存在‘盘剥’1说”。 但厦华彩电的代表私下泄漏,家电连锁商其实不知道供应商的本钱,常常自作主张给商品打折,如果供应商反应强烈,他们就认为是价格探底了,如果供应商反应不强烈,他们就认为还有继续下落的空间。如是几个回合,供应商基本上都要捉襟见肘。 对供应商来说,潜规则里最主要的一条是“一碗水端平”,除了保证给每家连锁商的商品价格一样外

,投入的促销支持也要对等。在商战中搏杀多年的黄、张、陈三人,深谙此道。 一碗水端平 要求供应商促销支持对等 外资家电西门子公司中国区销售总经理吴建科曾经因支持永乐“买家电抽宝马”活动40万元费用,遭遇上海国美发函索要同等待遇,一向强硬的西门子开始没有重视。但次日上海国美便开始打折销售西门子家电。最后吴建科不得不拿出40万元支持国美“买家电抽商品房”的促销活动,而苏宁电器也得到了相当的补偿。 于是在同样的潜规则下又衍生了这样一个硬道理:如果有人率先打破平衡,那么其他人一样可以获益,只是早几天晚几天的事。在这个硬道理下,于是借助新店开业、店庆、过节等等借口来打破平衡,就成了家电连锁乐此不疲、争先恐后的行为。“他们乐于相互创造向供应商开价或制裁的借口”,一家空调企业的上海分公司经理说。 黄光裕更是在一个彩电峰会上向供应商赤裸裸地开口要价,“所谓游戏规则,就是你对我有多大的信任,我就对你有多大的支持。”对于“信任”1词的理解,各有不同,但在生意场上,对供应商来说这就是“资金投入”,或是让出利润空间。 所以,今年初刚上任的LG电子上海分公司经理车国焕搞不明白为何连锁商很难合作

,“我在中东和韩国工作1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胃口的销售商”。而一家连锁商的采销总监则在抱怨LG:“一点资源也不愿投入,这生意怎么做?” 吵归吵,怒归怒,生意还是要做。因而中国家电市场出现了世界鲜见的型号编码:同样的家电产品,给国美的加上“GM”字样,给永乐的加上“YL”,给苏宁的加上“SN”,美名其曰“特供机型”,这样如有一家降价,供应商还有缓冲的余地,可以据理力争是不同产品。但供应商们这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反而让他们成了救火队员。 作为领军人物首先要看到更多的商业机会,“做生意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利益的基础上3个人都是朋友。 领军人物先看商机 在利益的基础上都是朋友 在外界看来,国美、苏宁、永乐应该是水火难容的关系,但对于黄光裕、张近东、陈晓三人来讲却并非如此。 “其实我们之间保持着非常好的私情,对产业未来的发展有着相近的认识。”三人中的老大哥永乐家电董事长、总裁、CEO陈晓说,今天谁都很难把竞争对手挑落马下。 今年已47岁的陈晓,比黄光裕和张近东出道都早。在陈晓眼中,小弟黄光裕个性张扬,雷厉风行,张近东儒雅庄重,待人诚恳,而对自己的评价,陈晓认为是低调务实。 在“2005胡润百富榜”上,今年36岁的国美董事长黄光裕以140亿元财富再次蝉联内地首富,张近东身价22亿元排名60位,身价被估为20亿元的陈晓名列第66位。 三人都有白手起家的经历,从草根到富豪,但各人的做事行动却有天壤之别。 黄光裕的办公室位于北京黄金商圈的鹏润大厦,这是他投资30亿元建造的,高达36层,有顶级写字楼、超五星级酒店,有直升机停机坪,他的办公室几乎占据一层楼的面积。陈晓的办公室则偏安于上海郊县南汇,建造公司办公楼时买地花了600万元,建楼不到400万元。而张近东的办公室位于南京闹市区新街口,在宽阔的办公室里,有一面墙被装饰成一幅世界地图,他说,看着地图可以对苏宁的发展思考更深入。 尽管都是亿万身价,陈晓和张近东依然不愿有保镖跟随,喜欢主动与人握手寒暄。“由于我没钱,财富都是企业的,所以不需要保镳。”张近东说他现在仍可以一个人在南京新街口逛街。而黄光裕则不会低调,除以光头示人外,今年4月间国美在上海举行家电峰会时,他让司机把他的专车奔驰600从北京开到上海机场迎接,而去会场的车队编号则超过50。黄光裕甚至会高调出席国美在南京开店的发布会,这让张近东非常不爽,因而让手下人采取措施阻止供应商前去捧场,此举果然见效。最后黄光裕只好在会上面对稀稀拉拉的供应商悻悻地解嘲:“今天来的都是英雄,没来的是———朋友”。 虽然在南京觉得张近东很不够朋友,但让黄光裕与陈晓走得更近,永乐不但在报纸上打出支持国美进军南京的广告,还与国美进行总额30亿元的联手采购。但正如陈晓所说:“做生意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没法料到未来的格局会是怎样。在陈晓眼中,3个人都在参与一场可能看不见终点的马拉松赛。而张近东也在告诫对手,“我们其实是在赛车场上,相互靠得很近,无论看到谁翻车了都未必是件好事。”(消息来源:晨报 魏宗凯)

昆明治妇科病到哪个医院好
武汉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长春看牛皮癣医院哪里好
广州市黄埔区中医院
武汉美妍高科医院余双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