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陕汽集团夺权谋求上市潍柴重卡黄金链面临崩

2019-11-10 22:05: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陕汽集团夺权谋求上市 潍柴“重卡黄金链”面临崩断之险

  本报 郑 重 山东 陕西报道

  陕汽集团和潍柴动力的股权之争已经炒得沸沸扬扬了,这无疑都起源于陕西省希望陕汽集团登陆A股市场,而首要的前提就是陕西重汽摆脱潍柴动力的“控制”。

  作为潍柴动力董事长的谭旭光显然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如果丧失对陕西重汽的控股权,其一直重磅打造的“重卡黄金产业链”也面临着断裂的危险。

  陕汽集团意图登陆A股

  “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重汽)是省内重点企业,根本不会让外来资本轻易控制。”10月13日晚,一位不想具名的内部人士在中对《华夏时报》透露,“陕汽集团前不久在内部工作会议上通报,陕西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汽集团)整体上市已经列入陕西省的计划,陕汽希望登陆国内A股市场。”

  在上述人士看来,陕西省国资委希望借陕汽集团整体上市之机,从潍柴动力手中收回陕西重汽控股权。据悉,陕西重汽51%股权属于潍柴动力,陕汽集团仅持有陕西重汽49%股份,很难将占据陕汽集团80%营业收入的陕西重汽资产装入未来的上市公司。

  此前,潍柴动力的核心竞争力,一直是其所宣扬的“重卡黄金产业链”。一旦失去陕西重汽的控股权,这个链条无疑面临着被撕裂的危险。

  其实这个隐患在当年潍柴动力收购湘火炬之初就已经显露出来。

  2005年8月,潍柴投资斥资10.23亿元,拿下湘火炬控制权。当时谭旭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通过收购湘火炬,潍柴动力初步拥有“变速箱+发动机+车桥”这一完整的重卡黄金产业链模型。

  “而这条产业链涉及的四家企业除了潍柴动力外,另外三家企业陕西重汽、陕西法士特齿轮、汉德车桥分别都由陕西省国资委实际控制49%的股权,潍柴动力控股51%。”陕西重汽内部人士对本报表示,“所谓的‘黄金产业链’并不牢固,谭旭光其实早就该想到。”

  与潍柴争夺控股权

  作为陕西重汽的第二大控制方,陕西省政府方面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其控股权的“争夺”。

  据悉,2006年下半年,在谭旭光整顿湘火炬的过程中,陕西省政府相关部门希望能为陕西重汽引进一笔10亿左右的投资,借以壮大陕汽集团的实力。随后,2006年12月7日,在陕西省国资委的主导下,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入股陕汽,向陕汽投资10亿元。投资后延长石油只享有股东投资收益权,其股东的权利由陕西省国资委代为行使。

  这等于向谭旭光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号:作为陕西重汽的第一大股东,谭必须跟进,否则其对陕西重汽的控制力会下降。随后,潍柴动力增资,双方持股结构仍维持在51%和49%。

  然而,陕汽集团董事长张玉浦今年6月的退休,也让谭旭光心里有些不安。作为2007年被谭旭光任命为潍柴动力执行总裁的张玉浦,其退休地点是陕西西安而非山东潍坊。

  据悉,陕汽集团包括陕西重汽,一直是处于张玉浦的管理“控制”之下。“张玉浦是代表陕西省政府管理企业的。”这是陕西重汽大部分职工的想法。而陕汽集团的整体上市方案也是张玉浦离任之际制订的计划。

  然而,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重汽2007年赴香港上市筹集了100多亿元资金,在新产品研发、市场开拓以及海外扩展等方面的资金游刃有余。由于潍柴动力已经将陕西重汽51%的股权装入上市公司,所以陕汽集团只把剩余49%股权装入上市公司没有任何意义,其面临的必然是与潍柴动力争夺陕西重汽控股权的问题。”

  谭旭光走到十字路口

  种种迹象表明,陕汽集团新任董事长方红卫已经开始大展拳脚。6月15日,方红卫表示,计划在2009年投资30亿元,在陕西宝鸡打造一个以中卡、专用车、微型车及汽车零部件为主要产品的汽车产业园区,随后,中信银行将对陕汽授信30亿元人民币,用于企业发展。

  摆脱资金单一依靠银行信贷,是陕西省急于推动陕汽整体上市的主要原因之一。

  杀入微型汽车市场,方红卫的解释是“为了应对当前金融危机、走内涵式发展道路、延伸产业链而采取的措施”。

  “其实方红卫真正的意图是逐渐摆脱潍柴动力的控制阴影。陕汽集团要逐步独立运营,只有向其他领域拓展。”分析人士认为,此前,陕汽集团一直通过深化体制和机制改革,为整体上市做准备。目前陕汽集团拥有陕西重汽、宝鸡华山工程车辆公司、陕西欧舒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康明斯发动机公司、陕西汉德车桥公司、陕西重汽汽车零部件公司等15个参股控股子公司,而上述子公司或都将在陕汽的上市计划之内。

  “动用陕西国资企业和陕西境内企业资源与陕汽合作,或许是制衡潍柴动力的有效方式。”一知情人士对本报说,“如果丧失对上述三家‘陕西’企业的控制权,以潍柴为首的国内最大商用车阵营将面临‘解散’的危险。”

  2006年3月20日,山东省国资委发文正式解除了潍柴动力与中国重汽之间的股权关系,谭旭光摆脱了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马纯济的“牵绊”。而陕西重汽的“东家”陕西省政府假若如法炮制,陕西重汽离开潍柴动力比潍柴动力当年脱离中国重汽集团的控制显然要容易得多了。

综合
排球
旅游热评
分享到: